金融危机第二波:各国央行不能承受之重

บทความ 'จับตาวิกฤตการเงินโลกระลอกสอง' ได้รับการแปลเป็นภาษาจีนโดยทางการจีน เพื่อเผยแพร่ในหนังสือพิมพ์และเว็บไซต์กว่า 30 แห่ง รวมถึง China Business Daily, Secutimes และ finance.sina.com

1167

Crisis 2008 (BusinessInsider)

Secutimes Newspaper
China Business Daily Newspaper

Boontham Rajitpinyolert认为,

金融学是基于预期的科学,次贷危机之所以来势凶猛,是因为我们没有很好地预期到,但现在各种危机言论见诸报端,说明老百姓都在关注这件事,而预期到就可以开始着手控制风险,各种措施可以进行准备,专家们也必然能拿出很好的应对方针来杜绝更严重的情况发生。
时至今日,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金融机构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流动性劫难,损失空前。危机还要走多远,哪里才是这漆黑一片的尽头?

悲观的情绪一波接一波地弥漫。早在去年6月雷曼倒闭之前、抵押贷款证券市场的问题尚未完全暴露之时,就有西方学者利用分析宏观经济负债总量对GDP的比率提出了“金融危机第二波”的说法。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又经历了高盛、摩根士丹利等投行向商行业务的转轨,美国汽车业的垮台,花旗、美国银行等更多大银行的亏损或变卖,对冲基金的举家撤离,以及无数小银行和保险公司陆续从这个星球消失。此外,我们耳边还频频传来告急的声音,这些声音来自信用违约掉期(CDS)市场、来自东欧的银行业、来自其他房贷市场、来自美国国债泡沫、甚至来自一些被视为“最后处女地”的亚洲新兴市场。新的忧患或兑现或传递,但从未消失。关于“金融危机第二波”的故事,与其说是一幕大剧的下半场,不如说是人们站在金融史的这一断裂层上被猛然惊醒后重新反思的开始。

央行危机

关于金融危机第二波有两个问题。第一,它究竟是否存在?第二,它什么时候到来?解答这两个问题的关键,也许并不在于任何既有危机在某一地理、时间或者范围领域内的延伸,Boontham Rajitpinyolert认为,第二波金融危机的标志不再是各个金融机构更深层次的苦难,而是各国家中央银行将面临的前所未有的窘境。他指出,迄今欧盟各国计划投入的救市资金总额已超过2万亿欧元,如果政府注资速度跟不上接受援助的金融机构复原速度,这些国家的中央银行将难以继续维持。

今年1月19日,英国首相布朗宣布设立一个总额500亿英镑的英格兰银行基金,以增加对相关企业放贷的数额。这是继去年10月英国政府出台总额约为4000亿英镑的救援计划后的第二个大动作。与此同时,英格兰银行行长Mervyn King却强调这轮危机远不见尽头:“金融危机也许会变成中央银行危机。”

Rajitpinyolert表示,流动性紧缩还要延续很长一段时间,中央银行的贷款质量将越来越低,它们最终会转化成不良贷款(NPLs)。再者,一些金融机构正在向所谓的策略不良贷款转化,它们总是寄期望于央行秉持“力挺大行”的原则从而不会逼迫他们全数还款。所有这些都将指向更低效的货币政策,也将把各国央行逼入进退维谷的地步:是继续源源不断地输血,还是干脆拔掉输氧管?1月份德国财政部的内部报告显示,德国银行体系坏账总额在1万亿欧元以上,是德国国债的2倍左右;英国2月份公布的4家银行坏账总额是2.57万亿英镑,而英国银行总资产为4万亿英镑。

中国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建指出,美国的金融泡沫规模太大,股市、债市加贷款有70万亿到80万亿美元,衍生金融品规模是400万亿美元,美国金融机构破产倒闭后获得清偿的金融资产规模一般在40%,现在拿出7000亿美元救市根本就是杯水车薪。现在全球外汇储备总额也就8万亿美元,全用来填补美国的窟窿也不够。

对此,太平洋[13.20 -0.15%]研究院院长和环球经济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国际衍生品名义交易量为680万亿美元,衍生金融产品都是高倍杠杆交易,一旦出现违约或对手风险,损失相当大。目前美国银行体系的坏账损失已接近3万亿美元,并且肯定还会上升,因为随着资产价格进一步下降、个人和企业贷款违约率不断上升,银行体系的不良贷款或相应的损失肯定还将大幅度增加。

Rajitpinyolert称,他已对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央行的财政状况进行了研究,如果金融危机第二波来袭,美国将是三个国家中最脆弱的,而英国央行将承受更长时间的折磨。Rajitpinyolert表示,这三个国家现在都采取了信贷宽松政策以及明显的财政扩张计划,分析这些国家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我们可以看出:第一,目前英国和澳大利亚的基准利率分别为0.5%和3.25%,而美国的利率早已接近冰点,下调到了0-0.25%的目标区间。传统的货币政策工具如利率调整是否有效,将取决于这些政策利率比0大多少,利率越趋近于0,调控的空间将越有限;第二,自2008年初以来,各央行借给金融机构的贷款数据中,澳大利亚贷款增长最慢,因此风险最低,美国和英国的贷款增长率都在600%到700%之间,这还不包括美联储为美国银行和花旗银行资产担保的4000亿美元以及手中贝尔斯登和AIG的不良资产折价;第三,英国和美国分别有80%和60%的平均贷款波动率,也就是说,英国的银行更有可能继续向政府举债或通过借新债还旧债填补窟窿。
更激进的注资方案

就在花旗获得政府注资后再度陷入流动性危机,收购了美林却难以消化的美国银行申请进一步注资等负面消息传来,投资者和经济学家都在质疑新一轮金融危机是否已经浮现的时候,却有报告显示,美国可能正在经历战后最长时间的经济衰退,如若没有大规模政府支出,经济还有继续恶化的可能。

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上个月24日在国会听证会上表示,虽然财政赤字正大幅增加,但可能仍需采取其他激进措施来拯救银行系统。伯南克称,政策制定者“更乐于避免”联邦政府债务在GDP中所占比例上升至二战结束以来的最高水平,“但是,美国经济和金融市场正面临着特殊的挑战”,因此如果采取的措施不够,则最终将耗费更多资金。伯南克表示,最好采取激进的行动来解决经济问题,否则经济停滞状况将延长,从而导致预算斥资进一步膨胀、失业率继续上升并在更长时期内对个人收入造成破坏。

Comments